-

本质是过激虫唯

删东西上瘾症患者
删图无情无征兆
@stGreyn-70

2015.09.06.(记一个人)





我不常写,写作对我来说是一个很耗时耗力的活动。
事到如今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年。
我只是遇事感慨、感慨经历、经历过客、过客事迁、事迁纪录、纪录遇事。

这两天有高中隔壁班的朋友来我大学的城市,我陪着她们游玩。一起吃喝玩乐坐笑谈趣,大肆评价高中人们的种种。
有这样一个人,我谈不上关系好,甚至是好脾气著称的我唯一一个指着鼻子吼过的人。她和来这边看我的那其中一位是很要好的七年朋友,我只知道她最后复读了,就问了问她这个人的情况。
“好像是读了二本吧。”这个朋友说。
我应了一声。后我们沉寂一晌。



我所读高中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字,一个全国闻名的优生库,一所全国重点高中。
可我的高中生活并非如意。
就能那种老师口中的“差生”、“混混”、“无药可救”之流吧(虽然高考结果出来后没人敢这么称我)。跟高年级厮混,跟体育生厮混,班主任办公室常客,从不写作业上课睡觉下课串班。每个学校不都有这样的人嘛。
高中班级后来回想起来也觉得很好笑,整个年级的人毕业后提到我所读的班级都不由得嗤之以鼻。
在这样一个趋炎附势的环境里我反就是个异类。我还是我行我素。于是我班上跟我“做过朋友”的人几乎都在背后议论我。玩“崩”了好几任“朋友”(这些人我也日后毫无交集),反倒和其他班的孩子很是愉快。
毕业后跟老友一聚,把她们通通痛痛快快骂了个遍。

这是浑浑噩噩的两年。
而我在这里要记录的是我在高二时的那个朋友。我没骂到的一个人。

称她z吧。
z很漂亮。如同我们班其他女孩一样,都像是上天的恩惠。朴素的我就衬得很平淡无奇。
毕竟每位未成年都有过“青春”,我的朴素应和我另类的性向一般。我喜欢女生,至少现在还是。但我有底线,我不对身边人、特别是朋友下手。
漂亮的女孩总是备受宠爱的,和z与共的这么久,前前后后不知道帮她收到了多少份各个年级学生的告白信息。从初中部时就出名于相貌,其实一开始相处时很多朋友对我劝戒过z的种种,我也依旧我行我素坚持自己的判断力。
z并不聪明,甚至很笨,自负,且公主病。我能很客观的评价这些。但z待人真诚,至少她和我做朋友阶段是真的好过。

那会儿我和z在同桌。其实高二下学期那段时间我是准备好好学习的,我本就不是那种愿屈服于命运的人,也得力于我们高中这样一个自律自主学习的氛围吧。和z同桌也恰好她是个努力的人,好互相监督。
不过z的努力也只是是个表面,这个我知道。她玩心太重,而且脑筋不好使,努力也不过班上中下等徘徊。我虽说行径恶劣,但我家教严厉,有不逃课不早退的底线。
反而z就是那种喜爱浪漫的人。喜欢晚自习就飘飘悠悠旁若无人的走出教室,喜欢在操场上漫步,喜欢迟迟不回教室上课,喜欢弄出动静告知别人我跟你们是不一样的我这是自由。
所说我看来的这是幼稚。但z是个很依赖陪伴的人。作为朋友,在她的要求下我也是尽职尽责的尽可能的陪伴她做傻事。

在和z刚做朋友阶段,在我的帮助下她收获了一份恋爱,一位高年级男生,很是甜蜜。
我祝福她,也尽我所能的去帮助。
我那时刚结束一段受打击的感情,见到z和她对象的种种后受到鼓舞般我也开始奋身投入进新的感情当中。
这种玩玩而谈的称不上“一段感情”的感情来去如云。我换对象的速度很快。也恰恰是这时,不管是同市或外地的,或多或少的,我和z的友情这方面会有缩水。
也就是差不多这时我会把我积蓄已久的不满抱怨给她,我不愿陪她逃课闲逛,我是个死板人,我也想变好也想花时间好好写作业。也差不多这时我们之间的友谊有了裂痕,她和那位高年级男生之间也出现了裂痕。

在我洋洋洒洒换了好几任,z也和那位男生分了手。我后来甚至把陪z吃饭的时间都用来手机联系那些女孩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位我算是到现在都很常挂在嘴角回忆的人。
我很喜欢她。甚至所有上课时间都和她在发信息。也就是这时我跟z彻底决裂了。
具体原因我也记不清。只记得她有很认真的说我真是个自私的人,我其实爱的人只有自己。
我们同桌,却形同虚设,往后两个月都没有任何语言交流。

其实我是很不甘的,z确实人挺好,对我很中肯。为何关系会沦落到如此不堪的地步?
于是在这期间我不下四次有给她递出小纸条,我有想和她和好,我也愿意揽下责任来。每每一开始,都有个很不错的起头,却一次次还是不功而返。甚至最后她越发变本加厉的开始骂我不觉得我这样很不要脸吗。
这也是给我泼了一大漂冷水。
我于是决定不再管她。

我有提过z很笨、公主病。以致于她的小情绪通通表达得很“具象”。
她会开始故意在我面前很大声的和她前后桌的男生搭话,一副感情很好的样子,和一些不上台面的互相称谓。男生们当然很幸运能和漂亮的z相互交谈。于是每每读书或是自由复习,教室里就充斥了他们的谈笑声。
z本来就脾气臭性子倔,班上处处树敌。就有别的女生跑来跟我“抱怨”,说你不厌烦吗,她说起话来门外都听得见,故意在男生面前顾弄骚姿。一般来说这种话我都会圆回去,我并不喜欢跟班上其他女生一样做一个议论的小人,但当时我也是被z的行径弄笑了,也开始和其他女生一起议论她。z也于是更加的变本加厉。
她开始带着别的“朋友”一起逃课,一起闲逛,一起感叹人生。
我也和当时的那位更加积极,那位对我而言是一个很特别的人,我们甚至无时无刻不在通话。

z真的很笨。她开始有意识的打扰到我的生活了。我如果聊的正开心,她会更大声的和男生们嬉笑,她会大声摔抽屉门,她会大声啧嘴。
她会甚至直截了当的语言谴责。一开始我也挺不好意思的,不过遇到后来觉得只是她单纯的一种报复(我确实说话声音很小),于是也无视她的怨言。
她开始企图影响我的时候也是突破我的底线了。我会记得每一首能让浪漫的她回忆起前任不得不提往事的歌,我会在每周五班级放歌时间一遍遍的点,我会很乐意看到她落泪、恼火、甚至直接夺门而出。

我只记得那是一天晚自习。快期末考试。
临近放学,但文科班还是该背书的在背书。于是该大声说话的也是个很好的屏蔽。
班主任正在班上兜圈,我旁若无人的用我平日的经验也继续和对象通话中。
z就这么的走过去班主任那里了。
指着我,说我在上课时考试时一直在打电话,声音特别大,完全影响到了她的学习,说我不光如此还谈和女生恋爱,上课玩手机之类,而且我现在正在打着电话。
班上顿时就全部安静了下来。是个我们班上的都知道我跟这个班主任有着怎样不共戴天之仇,光上课当面顶撞就不下5次(更别说我记得我高一的时候跟他很重视的一位好学生接吻被他撞见过,还有各种高年级女生来找我也被他看到过很多次了)。
于是看着z洋洋得意的走回桌子,全班同学和班主任都惊呆了。
在z坐下凳子的一霎那我把手机摔进屉子,关上梯子的一霎那我敢保证我发出了三年来最大的声音。我指着她的鼻子就说,z就你他妈清高是吧,跟四周人讲话那么大声你是多想求他们让你给他们生孩子啊,叫床的声音都不如你这么惨烈你是巴不得隔壁班都听见是吗,多想向全世界宣告你是个婊子啊,你上课玩手机跟别年级男生调情的时候怎么不说话了。
我在班主任面前爆了粗骂了人。世纪好脾气的我指着别人发火了。全班都傻了,班主任都吓的一句话说不出来。
z当时就被骂的一句话不说哭着跑出去了。刚下课铃落。我背着书包就回家。

之后班主任居然破天荒的没找我麻烦。
z的妈妈好像来过。然后我就跟z分开坐了。
只记得换位子的时候一群看热闹的女生都围上我来说我不容易居然忍了她这么久真是出气了做的真对之类的云云。

没过多久我就离开了这里,我去了北京做美术集训。九个月的外地生活我磨圆了很多菱角,我很懊悔我对z做的一切。如她所言,我就是个只爱自己的自私的人,我就是什么都懂装糊涂自己罐子里卖药给别人喂的人。她看的很透彻,比我所有朋友都透彻。
九个月期间我回到过班上。有人告诉我说z找了隔壁班的一个女生谈恋爱。
随后我就见到了躲在厕所腻歪的她们,那角度好像是故意让站在栏杆边上的我能更清晰的看到一般。一个矮她一大截还满脸青春痘的女生。
我没说什么,我离开了那里。



“我想说一个让我自己说起来我觉得我奇怪的、或是很自恋的事情。”我对那位来看我的z的多年好友说到,“我讨厌我高中班级里的所有人,但我并不恨z,或者说我觉得她是我在这个班上遇到的最好的人,即使我指着她鼻子骂过她。”
z的朋友在沉默。“我只是一个猜想。我是个聪明人,z做事很明显,所以我能感觉的到。”我继续说,“我和z闹掰时和我吼z时都说过一句话我记得很清楚。我说你要求我做的那些我作为朋友我没有义务去完成,我已经为你付出了很多。你却要求我更加为你付出,为你倾尽一切,让我为你改变自己的生活,你是我什么人,你又不是我恋人,我们只是朋友,我凭什么?”

“我觉得,z那时候喜欢过我。”



“……也许吧。”z的朋友说到。

评论(3)
热度(10)